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包塑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塑料波纹管
详细企业介绍
?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我们是制造商,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
  • 行业:塑料建材
  • 地址: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
  • 电话:021-63525587
  • 传真:021-63500047
  • 联系人:何静
公告
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内包塑软管,平包塑软管,内外包塑软管,不锈钢穿线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软管,塑料波纹管,金属软管接头,塑料软管接头,电缆防水接头,防水接线盒,明装盒等。
最新新闻

精功科技的“蹊跷”生意:大额订单屡次生变 碳纤维业务或涉关联

  发布于 2021-12-29   阅读()  

  财联社(杭州,记者陈抗)讯,2021年下半年,精功科技(002006.SZ)频繁发布重大合同进展公告,股价也一路攀升,从年中的8元左右涨至最高点33元。然而,预付款的延迟为公司大额订单增添了不确定性。

  12月14日,精功科技公告,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尚未收到编号为RC2109290887的《碳化线装置购销合同》国兴碳纤维应支付的8000万元剩余预付款,合同正在履行中。因此,公司未来存在违约风险。

  12月15日上午,公司相关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对方可能资金周转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逾期,目前大部分款都到位了,公司会完全根据合同执行,现在逾期可能整体进程会慢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该合同的签署时间是两个月前的10月15日,精功科技与吉林国兴碳纤维有限公司正式签署了编号为RC2109290885的《碳化线装置购销合同》和编号为RC2109290887的《碳化线装置购销合同》,合同金额分别为3.10亿元(含税)、3.40亿元(含税),前述合同总金额合计为6.50亿元(含税)。

  按照合同约定,精功科技应该在12月14日前收到1.95亿元预付款,如今只收到1.15亿元,还差8000万。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从2020年开始,精功科技碳纤维生产线的大订单基本围绕着吉林国兴碳纤维、吉林化纤、吉林碳谷几家客户,而这背后,与精功科技的控股股东精功集团旗下另一家子公司吉林精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精功科技的扭亏为盈,关键因素正是控股股东碳纤维板块的关联交易,公司当期向吉林精功销售碳纤维设备的收入为1.62亿元,占公司整个碳纤维业务收入的78.26%,推动当期碳纤维业务收入大涨。2021年,公司陆续公告接到大额订单,能否最终兑现在业绩上,仍需保持关注。

  公司与吉林国兴碳纤维的订单总额6.5亿元,占公司2020年度营收的60.75%。此前的合作也给公司业绩带来了很明显的积极提升:2021年1-7月,公司先后收到国兴碳纤维支付的一期项目预付款及进度款、二期项目预付款共计3.63亿元。公司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400%。

  2020年,精功科技也遇到过预付款逾期,公司在当年9月3日公告,尚未收到交易对方吉林国兴新材料应支付的1.1亿元预付款。

  除了上文与吉林国兴碳纤维的订单之外,公司还有另一个7亿订单,堪称一波三折:11月17日,中国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上公示精功科技中标吉林化纤年产12000吨碳纤维复材产品EPC项目,预估金额为7亿元,占精功科技2020年度营业收入的65.43%。

  11月15日与11月17日,精功科技收两个涨停板,3个交易日内股价累计涨幅约24.08%。11月17日当晚公司发布股价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公司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到了第二天即11月18日晚,公司又转而公布碳纤维生产线中标的消息,为此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公司在回复函中解释,是董秘先发现当天有人在公司股吧中发表了一条“是谁中标吉化碳纤维项目”、“浙江某公司中标吉林化纤碳纤维项目”的帖子之后,公司搜索招标网站才发现中标公示。

  自11月22日收到监管函后,公司直到11月29日晚间才正式发布回复公告,公司股价较17日涨停价又上涨了近30%。

  中标的吉林化纤订单还未能“板上钉钉”,12月10日,公司表示,与吉林化纤就中标项目的合同关键条款还存在一定分歧,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该中标事项最终能否签署正式合同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财联社记者梳理了精功科技的历史订单,公司碳纤维生产线的客户除了同属精功集团旗下的浙江精业新材料与吉林精功之外,主要为吉林国兴碳纤维、吉林国兴新材料、吉林化纤(000420.SZ)和吉林碳谷(836077.BJ),股权穿透后,背后的实控人都是吉林市国资委。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2021年上半年,精功科技碳纤维生产线业务的营收由上年同期的9394万元增长至3.33亿元,毛利率却由35.17%下降至26.51%,也就是说,来自同样客户的业务,毛利率有所滑坡。

  公司唯一一家非吉林地区的合作方是新疆隆炬新材料有限公司,这是一家2020年12月刚成立的公司,公司与其签署了3.3亿元的合同,11月5日收到预付款8250万元。

  受困于债务违约,精功科技的控股股东精功集团在2019年出现资金流动性危机,2019年9月,精功集团向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并被裁定受理。直到现在,精功集团仍然处于破产重整的阶段。

  精功集团债务危机后,宝钢股份(600019.SH)旗下的宝武炭材收购集团的碳纤维股权,包括浙江精功碳纤维有限公司49.74%股权、浙江精业新兴材料有限公司51.69%股权、精功(绍兴)复合材料有限公司45.81%股权。浙江精功碳纤维在2020年12月31日完成工商变更,次年1月4日正式更名为浙江宝旌炭材料;2021年8月12日,吉林精功碳纤维有限公司更名为吉林宝旌炭材料有限公司。

  吉林化纤分别分两次,从吉林市国兴新材料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手中购买了吉林宝旌(原吉林精功)49%的股份,分别是2018年购买18%股权、2020年购买31%股权,后者是吉林市国资委全资控股企业,也是吉林市碳纤维产业投资平台。

  同为吉林化纤集团旗下的吉林碳谷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历年的第一大客户都是以吉林精功(吉林宝旌)为代表的“精功系”。已经更名的吉林宝旌,从精功科技购买设备,从吉林碳谷购买原丝,目前碳纤维产能6000吨。

  值得注意的是,上个月,精功科技第二大股东孙建江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强平,11月9日孙建江按法院指令通过集合竞价被动减持变卖所持公司175.0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85%,被动减持后孙建江不再是公司持股5%股东。到11月15日,孙建江累计通过竞价变卖的方式被动减持455万股,按照21.77元的均价,套现9908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孙建江与精功集团实控人金良顺系表兄弟关系,孙建江在精功集团担任董事局执行主席、执行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