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包塑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塑料波纹管
详细企业介绍
?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我们是制造商,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
  • 行业:塑料建材
  • 地址: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
  • 电话:021-63525587
  • 传真:021-63500047
  • 联系人:何静
公告
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内包塑软管,平包塑软管,内外包塑软管,不锈钢穿线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软管,塑料波纹管,金属软管接头,塑料软管接头,电缆防水接头,防水接线盒,明装盒等。
最新新闻

精功科技:利好频频难掩经营颓势

  发布于 2021-12-29   阅读()  

  碳纤维与光伏的双风口将精功科技(002006.SZ)推至聚光灯之下,导致公司股价飙升,股东以法院判决为由高位减持,而公司一直承担着销售模式带来的风险。

  此外,精功科技的预付款扑朔迷离,大订单也没能给公司的盈利能力带来实质性提高。

  2021年三季度末,精功科技的预付款余额为1.18亿元。2017年以来,精功科技的预付款项保持在高位,公司曾向深交所表示,由于碳纤维成套生产线之氧化炉、石墨材料等相关部件及材料主要由欧洲伙伴供应,供货周期长,一般需要支付部分预付款之后3-6个月才能到港,因此导致预付账款大幅增长。2020年年末,预付对象余额第一名为湖北三江航天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余额为2505万元,2021年上半年预付对象余额第一名仍为该公司,余额丝毫未变。企查查显示,该公司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已结案信息有3条,因企业自身未履行法定义务被限制高消费的已结案信息有1条,且2020年4月起正在被限制高消费,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的已结案信息有31条,未结案的强制执行有4条。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该公司的经营业务属于工程建筑类,而精功科技自2019年第四季度起均未披露在建工程动向,似乎并没有发生过在建项目,也没有承包工程的业务。

  2021年上半年末,精功科技预付对象余额第三名为浙江诸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余额为1266万元,企查查显示,该公司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多达10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的信息多达141条,2021年10月起因企业自身未履行法定义务正在被限制高消费;预付对象余额第五名为河南晶英钢铁有限公司,余额为828万元,根据企查查,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4月,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实缴资本为零,参保人数为零,属于批发业。精功科技对上述公司的预付款行为是否草率呢?

  耐人寻味的是,精功科技的联系方式中有一个手机号码与浙江日月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日月城置业有限公司绍兴市柯桥区福全分公司相同,而公司与这两家地产公司并无关联方关系。2015年以前,精功科技曾与这两家公司的母公司浙江日月首饰集团有限公司履行过互保协议,互保金额不超过两亿元。即便如此,共用同一个手机号码恐怕仍然有悖于常理,公司的内部控制问题令人担忧。

  自2012年起,精功科技以类似于融资租赁的模式向客户销售产品,客户按照与租赁公司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分期将租赁费支付给租赁公司,在客户未支付完毕融资租赁费之前,设备所有权归租赁公司所有,如果客户不能如期履约付款,公司将按设备回购余值承担担保责任。

  该销售模式不仅给客户提供了便利,对融资租赁公司更是有利,因为客户不能如期履约的风险转移给了提供担保的上市公司。而且,由于公司的销售对象仍然是客户而不是租赁公司,便避开了会计准则对于附回购义务的收入准则相关规定。

  2019年10月,精功科技称,未来三年内累计融资租赁回购余值担保额度不超过4.50亿元,在此额度内发生的具体担保事项授权由董事长具体负责签署相关协议及合同,不再另行召开董事会或股东大会。该方案遭到股东大会的反对,公司不得不再次召开股东大会,将担保额度调低至不超过4亿元,方才获得通过。耐人寻味的是,参与该销售模式的融资租赁公司中出现精功科技的两个关联方上海金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金聚”)和浙江汇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浙江汇金”)。

  2021年上半年末,精功科技为客户通过融资租赁购买设备的担保余额为1.12亿元。截至同年10月,公司为客户通过关联方浙江汇金办理融资租赁担保余额为1884万元,通过上海金聚直接办理的融资租赁担保余额为4160万元,华融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协议转给上海金聚的融资租赁担保余额为5114万元,合计为1.12亿元。为客户提供担保的风险不期而至,公司的光伏装备客户山东大海集团有限公司于2018年11月起破产重整,截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除已为其支付风险保证金3815万元以外,还代为偿付租金及追加保证金5459万元,均未得到清偿,公司对优先债权5488万元30%以外的其余债权金额计提坏账准备,累计计提坏账准备7426万元。2020年起,国内光伏行业逐渐复苏,遗憾的是,精功科技的光伏装备销售萎靡,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分别只产生了142万元和828万元的收入。

  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的综合毛利率为21.14%,在专用设备制造业中处于低位;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2.03亿元,期末应收账款为1.53亿元,而应收款项融资高达4.50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7.08%,为了得到更多现金,公司不惜通过融资的途径将应收账款提前变现,而应收款项融资规模相近的同行,其营业收入均为公司的数倍,可见精功科技的回款方式颇为激进。前三季度公司的资产减值损失为1172万元,管理费用率(包括研发费用)由上年同期的16.16%压缩至11.75%,相当于“节省了”5304万元的利润,最终实现利润总额8134万元。

  2020年,精功科技向关联方吉林精功碳纤维有限公司销售碳纤维生产线月,公司与吉林市国兴新材料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吉林国兴碳纤维有限公司(下称“国兴碳纤维”)以及吉林碳谷签署了含税总金额6.80亿元的碳化线装置购销合同,还与国兴碳纤维和吉林碳谷签署了3000万元的碳化线年上半年,公司收到国兴碳纤维支付的一期项目货款2.70亿元、二期项目预付款9300万元和吉林碳谷支付的货款2850万元,对国兴碳纤维的应收账款为3398万元。2021年上半年,精功科技碳纤维生产线业务的营业收入由上年同期的9394万元增长至3.33亿元,毛利率却由35.17%下降至26.51%。对比可知3.33亿元碳纤维生产线业务收入全部来自上述客户,而该业务毛利率的滑坡需引起关注。

  工业规模生产条件下,中国碳纤维产业普遍存在性能稳定性差、成本高的问题,未来需要稳质降本,低成本生产技术是关键。碳纤维原丝占碳纤维生产成本的一半以上,直接影响着碳纤维的应用领域的广度。同时,不同原丝工艺生产的原丝对碳化设备通过性能差异很大,通过性好的原丝适应设备的能力强,碳化设备与上游原丝特性匹配后,碳化生产设备对于上游原丝特性适应能力具有较强的依赖性。精功科技作为生产线供应商,理论上可以开拓的碳纤维国内厂商应远远不止吉林的几家,但目前来看,其销售规模主要受碳纤维原丝厂商主导,话语权薄弱。

  不过,精功科技的碳纤维生产线客户罕见地出现过一家非吉林省企业。2021年9月,精功科技宣布与新疆隆炬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新疆隆炬”)签署了总额为3.30亿元的碳纤维成套生产线合同,公司将向对方提供2套碳纤维成套生产线日,公司已收到全部预付款8250万元。但是,企查查显示,新疆隆炬于2020年12月成立,注册资本为1亿元,实缴出资为零,社保人数为零,无专利。

  2021年年初以来,精功科技频繁发布重大合同进展,吸引了资本市场的目光,公司的股价受到机构及游资爆炒,9月2日起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涨幅偏离值累计达20%,股价早已从年初的6元左右暴涨至30元左右。11月9日和15日,公司实控人的亲戚、精功集团的高管孙建江因司法强制执行被动减持455万股,套现9908万元;精功集团的董事邵志明所持的631万股将被强行平仓。

  减持完毕前,精功科技11月15日股价当日涨幅偏离值累计达7%,买入前五席位合计买入3.59亿元,净买入1.83亿元。巧合的是,11月17日,中国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上公示精功科技中标吉林化纤年产12000吨碳纤维复材产品EPC项目,预估金额为7亿元,占精功科技2020年度营业收入的65.43%。而公司却在11月17日晚间称不存在任何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11月18日晚才公布碳纤维生产线中标的消息,为此收到深交所监管函。